专业文章

Article

合法来源抗辩在著作权侵权诉讼中的适用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3-30      

作者:陈震

合法来源抗辩在著作权侵权诉讼中的适用——对新《著作权法》第五十九条的理解(一)


著作权侵权诉讼中的“合法来源抗辩”源自民法的保护善意第三人的法律原则,旨在保护作品传播过程中因不知情而使用或传播侵害权利人著作权的善意第三人,实现著作权利人与善意第三人之间的利益平衡,在保障权利人合法权益的同时促进作品传播。


微信图片_20210330103250.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官网(本律所合作企业)


合法来源抗辩的法律依据是新《著作权法》第五十九条:“复制品的出版者、制作者不能证明其出版、制作有合法授权的,复制品的发行者或者视听作品、计算机软件、录音录像制品的复制品的出租者不能证明其发行、出租的复制品有合法来源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新《著作权法》五十九条在此前的第五十三条的基础上做了修订,第一款继续规定是法律责任的推定问题,技术性地将“电影作品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修改为“视听作品”,同时增加了一款作为诉讼程序中法律适用问题。


本条规定采用法律责任推定的方式,只要复制品的出版者、发行者、出租者无法提供合法的来源,即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出版者、制作者应当对其出版、制作有合法授权承担举证责任,发行者、出租者应当对其发行或者出租的复制品有合法来源承担举证责任。举证不能的,依据著作权法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的相应规定承担法律责任。”


合法来源抗辩最直接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著作权人利益,同时兼顾作品传播过程的中间商、终端客户的合法利益,对于没有过错的侵权复制品传播者籍此免除赔偿责任。



一、合法来源抗辩的成立条件


《著作权法》关于合法来源抗辩的规定是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的后半部分:发行者和出租者发行、出租的复制品具有合法来源。此处的“发行”是指以有偿或无偿的方式分发复制件,主要包括商业性的销售行为;“出租”是指有偿临时使用视听作品、计算机软件、录音录像制品的复制品的行为。


《著作权法》的合法来源抗辩成立的条件有两个。


第一是主观要件上的“不知道”与合理注意义务。合法来源抗辩的主观要件是指侵权人不知道自己所对外发行(售卖)、出租的复制品是侵害权利人著作权的产品。此处的“不知道”不仅仅指事实上确实不知道,还包括“可能”的状态,即“不应当知道”。比如,他人提供了伪造的授权文件,使得复制件的发行者、购买者认为自己获得的是合法复制品。侵权人如果具有以下两种主观状态,都无法主张合法来源抗辩:(1)实际上知道侵权;(2)实际上不知道但是应当知道侵权。第一种主观状态需要以客观证据予以证明,比如侵权人曾经是权利人员工、双方曾经存在合作关系、侵权人属于重复侵权、侵权人事先知悉权利人的在相应的作品上享有著作权等;第二种主观状态“实际不知道但应当知道”依赖于法官的自由心证,需要法官结合具体案情、双方的举证、著作权本身的特点等作出合理的内心确信。


第二个条件是客观上具有合法来源,包括来源明确与来源合法。来源明确是一个客观事实判断,而来源合法则为事实认定兼具法律评价。首先,如何认定“来源明确”?行为人仅需要提供权利来源和产品来源的线索,是否满足“来源明确”的要求,还是一定要侵权人提供具体提供者的身份信息?如有些情况下中间销售商或者个体工商户通过小商铺、微商等购买侵权复制品后,很难提供具体的销售者信息,而仅能提供来源的线索和渠道,无法提供具体供货商的身份信息,此时不宜认定为“来源明确”。所以,来源明确的标准应该是复制品的提供者身份明确,“提供行为”的证据充分——权利人可以直接追加其为案件被告。


“来源合法”应当包括合法渠道、正常交易、合理对价。合法渠道是指正常的市场销售渠道,而不是来自黑市或明显缺乏经营资质的经营者以及其他非正常渠道。正常交易,一般是指以双方签订买卖合同为判断标准,此处的买卖合同应充分考虑国内商品经济的现实,不应苛求每起交易都提供完备的书面合同,如果能以其他相应的证据链条(如进货凭证、转账记录、发票、收据、维修记录等)予以佐证的,也应当认定买卖合同成立。合理对价是指正常交易应该支付的对价,即如果侵权人未支付对价或明显以低于市场的价格获得侵权产品的,一般不能主张合法来源抗辩。



二、合法来源抗辩的限制


合法来源抗辩仅在法律规定条件下行使,超出本条规定的范围不能适用。


在作品传播过程中,不是以“发行”方式的传播复制件的,无论源头是正版还是盗版均不能适用合法来源抗辩以免除法律责任。比如合法出版的书籍投入流通环节之后,转售、赠与、借阅等方式均属于发行行为,可以适用合法来源抗辩;而将书籍扫描后在网络传播的,则不属于发行行为,不能适用合法来源抗辩;再如,将美术作品印刷在布匹上,用于出售,将该布匹直接售卖或者使用该布匹制作成终端产品投入市场的,可以适用合法来源抗辩,而如果将布匹上的美术作品用于展览或者是进一步复制成新的布匹则不能适用合法来源抗辩。


视听作品、计算机软件、录音录像制品的复制品应该已经被存储于特定介质,体现为某种物质形态,出租人对相关介质具有物权。如果没有被固定于某种物质介质,比如在网络上提供下载,属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不能认定为出租行为,也不能适用合法来源抗辩。

微信图片_20210330103258.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官网(本律所合作企业)



三、合法来源抗辩的法律效果


发行(销售)的作品复制件属于盗版的,但有合法来源的,构成侵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法律责任,但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复制件的来源不明(无法提供明确的供货人信息)或者来源渠道不正当、没有支付合理的对价等不能认定具有合法来源的情形,构成侵权,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视听作品、计算机软件、录音录像制品的复制品属于盗版的,出租人如果能证明来源合法,则其出租行为构成侵权,应该停止侵权,但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否则属于侵犯权利人的出租权,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裁判要旨(2019)》中确定的原则,“合法来源抗辩仅是免除赔偿责任的抗辩,而非不侵权抗辩;销售者的合法来源抗辩成立,既不改变销售侵权产品这一行为的侵权性质,也不免除停止销售侵权产品的责任,仍应承担权利人为获得停止侵害救济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文章作者系本所知识产权业务中心律师。)


在线留言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扫一扫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020)83377177/8852020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