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文章

Article

“断卡”行动背后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4-06      

作者:梁桥


笔者语:

自2020年10月10日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断卡”行动以来,各地公安机关破获大量与“断卡”行动有关的案件,很大一部分人因为提供、出借、出售、贩卖电话卡以及银行卡等行为而被拘留甚至判刑。而笔者也因此接到了该类案件的大量咨询。



一、断卡行动


根据公安部的相关新闻信息,为从根源上遏制电信网络诈骗的发生,严厉打击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等行为,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于2020年10月10日召开全国“断卡”行动部署会。


会议要求各地各部门采取坚决果断措施,严厉打击整治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违法犯罪,重点打击长期从事收购贩卖“两卡”的人员,依法从严惩处涉“两卡”犯罪团伙。会议还要求相关单位应对公安机关认定的出租、出售、出借、购买银行账户或者支付账户的单位和个人及相关组织者,假冒他人身份或者虚构代理关系开立银行账户或者支付账户的单位和个人,实施5年内暂停其银行账户非柜面业务、支付账户所有业务,并不得为其新开立账户的惩戒措施。


微信图片_20210331154116.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官网(本律所合作企业)




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自“断卡行动”以来,笔者接受了大量与之相关的咨询,而当中咨询得最多的则是何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一)罪名规定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是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新增的罪名,该罪名规定在《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条文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而出售电话卡、银行卡等行为正是符合了条款中所说的提供支付结算帮助,属于严厉打击的范围。


(二)犯罪主体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犯罪主体为一般主体,既包括自然人也包括单位。而此次“断卡”行动中,主要打击的对象主要包括:1.开卡团伙,即自行或者经组织前往银行、营业厅或者通过信息化手段开办银行卡、电话卡的人员(即“卡农”),以及金融机构、运营商内部利用管理漏洞大批量开设电话卡、银行卡或者为开设提供便利的“内鬼”;2.带队团伙,即在各类QQ群、微信群等发布收购手机卡、银行卡信息,诱骗或者组织他人开办电话卡、银行卡的团伙,与开卡团伙交易,支付费用后收取手机卡、银行卡,交给收卡团伙的带队人员;3.收卡团伙,主要是接收带队团伙手机卡、电话卡的团伙,俗称“卡头”;4.贩卡团伙,主要是接收全国各地收卡团伙办理的电话卡、银行卡,层层贩卖赚取差价的人员。


(三)何为“明知”他人实施网络犯罪

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前提是明知他人实施网络犯罪而故意提供帮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9〕15号)第十一条的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


  1. 经监管部门告知后仍然实施有关行为的;

  2. 接到举报后不履行法定管理职责的;

  3. 交易价格或者方式明显异常的;

  4. 提供专门用于违法犯罪的程序、工具或者其他技术支持、帮助的;

  5. 频繁采用隐蔽上网、加密通信、销毁数据等措施或者使用虚假身份,逃避监管或者规避调查的;

  6. 为他人逃避监管或者规避调查提供技术支持、帮助的;

  7. 其他足以认定行为人明知的情形。


在“断卡”行动中,上述行为常见为:通过聊天软件低价向他人出售电话卡、银行卡或者持有大量他人名下的电话卡、银行卡。


(四)构成犯罪需达到情节严重的标准

除了上述要求外,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还需要达到情节严重的标准,对犯罪情节尚未达到严重的行为一般不认为是犯罪。


而根据上文提及的司法解释第十二条规定,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帮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1. 为三个以上对象提供帮助的;

  2. 支付结算金额二十万元以上的;

  3. 以投放广告等方式提供资金五万元以上的;

  4. 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

  5. 二年内曾因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受过行政处罚,又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的;

  6. 被帮助对象实施的犯罪造成严重后果的;

  7. 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确因客观条件限制无法查证被帮助对象是否达到犯罪的程度,但相关数额总计达到前款第二项至第四项规定标准五倍以上,或者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应当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而律师在此类犯罪的辩护方法选择上,则主要以是否符合上述犯罪构成条件、证据是否充分、嫌疑人的身份地位、所起的作用、犯罪情节是否清为、认罪悔罪态度是否良好、有无积极退赃等为主,通过多角度、多方面综合分析、论证为嫌疑人提供辩护。据相关裁判文书显示,该罪名的量刑普遍在有期徒刑一年左右,并且部分辩护效果好的案例能被判处缓刑。



三、案例介绍


2019年11月,被告人李某为获取非法利益,在他人(均另案处理)的指使下,使用其个人身份资料注册成立了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某电子商贸有限公司等5间公司,并到银行办理了关联上述企业的对公账户、U盾等,随后将上述公司的所有资料出售给他人。2020年4月17日,陈某被他人网络诈骗,其中被骗款项人民币2005000元是通过李某名下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的对公账户进行支付。2020年7月8日,被告人李某被公安人员抓获。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指控李某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并提出量刑建议。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认定李某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五千元。


而自“断卡”开展行动以来,像李某这样因出售电话卡、银行卡而被公安机关抓捕甚至被判刑的人员并不在少数。为了区区蝇头小利而出卖与个人身份信息密切相关的电话卡、银行卡,为隐藏在背后实施网络犯罪的团伙提供帮助,自己最终却落得锒铛入狱甚至还需支付罚金的下场,此行为实属不该!


(本文作者系本所争议解决业务中心副总监。)




在线留言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扫一扫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020)83377177/88520209

返回顶部